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67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是很好。虽张扬了些,但行为有度。两次对元依出手相救的事,江南生也知晓。

这几次出去谈生意,别人偶尔谈起萧拓,也说这萧公子不知何时转性了,竟将近两个月再没进过青楼酒肆赌场。

他对萧拓也是在意,便多问了几句,问这萧拓是否如传闻一般好色浪荡。

有几人笑了下:“萧公子都不浪荡?这京城还有几人算浪荡啊?”

他心里正沉了几分。

就听其余几人道:“不过萧公子也是奇怪,每每进青楼,都喝酒,倒是没见他与那些女子鬼混。”

“其实萧公子去青楼的次数也不多吧,他十几岁时进了一次,被英国公打了之后就少得去了。

我去的那么多次就遇到一次,就见他坐那儿喝酒,跟其余几位公子玩闹,那包厢敞开,其余公子身边都莺莺燕燕围绕,就他身边一个也没有,当时就稀奇。”

几人皆是觉得奇怪:“真的?”

那人笑道:“我遇到的那一次,有个女子上去想勾搭,被他冷脸讽了几句。”

这些人都是常年待在京城的,爱去青楼酒肆,关于萧拓的逸闻听得比江南生多了去了,知道得也真实些。

江南生听了许久,也听出来,萧拓爱混爱玩,不在意什么形象和外界的看法,想做什么便做什么,是真的肆意张扬,但绝不像传闻那般一无是处,好色放浪。

江南生看向江元依,沉声说道:“为父想听一下原因。”

江元依提裙跪下,声音清脆,说道:“父亲,母亲,女儿只求一生一世一双人,平平安安地度过一生。”

Loading...

文章未全部加载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关闭广告屏蔽】or【更换浏览器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baowen8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