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71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有零星的火光闪动。是陆承在抽烟。

他总是抽烟,抽很多烟,烦的时候抽烟,无聊的时候也抽烟。而他好像大多数时候都处在烦恼和无聊的两极。

许青舟闭上眼睛,安静的听着这份黑暗。听到十来分钟以后,陆承轻手轻脚地从阳台上出来。

他在许青舟的沙发前站了一会,小声说了句:“也可能我没醉。”

然后又离开。

许青舟睁开眼睛,紧接着他突然瞪大了眼睛,屏住呼吸。

陆承摸黑走到客厅的大办公桌前。他站在书桌和墙壁拐角的侧面,停顿了以后,然后轻轻打开了墙壁后面的保险箱。他用手指轻轻按着保险柜的密码,银白色的电子光亮在黑暗里异常的乍眼。

许青舟猛的翻了个身,陆承像是怕他醒了,动作停了一会,又继续输入下去。

许青舟一眨不眨的看着,看见陆承开了保险柜,随着盒子磕碰金属发出的细微声响,他将那个打火机放了进去。

·

陆承回到卧室,轻轻关上房间门。

·

许青舟好像忘记了呼吸这件事似的。

他的手指不断的抽搐,在听到关门的声音后,猛地坐了起来。

他在黑暗里面色惊惶,大口喘气,整个后背都已经被冷汗浸湿。

他就这么僵硬的坐着,然后突然笑了出来。

笑声让肺部缺氧般的感觉被缓解下来。他捂着脸不停的笑。

太荒谬了!太可笑了!莫名其妙!诞罔不经!不知所谓!

陆承为什么要把打火机放进去?为什么要在这样一个时候,把打火机放进去?

Loading...

文章未全部加载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关闭广告屏蔽】or【更换浏览器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baowen8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