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60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岁前的记忆尚在,他知道父母每次吵架后,父亲许尉都会比吵架之前更为暴躁。许尉是退役军官,作为以前驰骋沙场的一名陆军上校,他发怒的时候尤其恐怖。这就造成了两人之间更大的摩擦,谢蕤每次都会哭泣大喊什么我才不在乎你的易感期。

他一下就愣住了,他怎么没想到易感期?

凌澈……也在经历易感期吗?

仇音告诉他以后就飞快地吃完最后两口,然后站起来把桌上散落的书本都收拾好,准备要走了。

“AO在一起谈恋爱,这是双方的义务和责任。”未来的仇医生教育许棠舟,“你至少得关注伴侣为什么心情不好。”

许棠舟继昨晚反省以后,开始了新一轮的反省。

仇音背着书包走到门口,又折返回来。

他问:“对了,第一次被标记的时候,到底是疼多一点还是爽多一点?”

许棠舟:“???”

仇音一本正经地说:“学业相关,我做个参考。”

许棠舟眯了下眼睛:“那要看对方技术好不好了,技术好应该是能爽的。”

某人的技术……一言难尽。

勉强算有一点爽吧。

仇音沉思两秒,就这样走了。

*

许棠舟在公司上了两节课,黄千才姗姗来迟,昨晚他喝多了,看上去有些萎靡不振。

许棠舟也有点心不在焉,时不时拿出手机看。

《御风》的编剧给他整理了一份专属于男三的剧本,黄千带过来了,顺便还拿出一个盒子给许棠舟:“昨天上午澈神叫小安给的,我忘了给你。”

Loading...

文章未全部加载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关闭广告屏蔽】or【更换浏览器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baowen8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