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152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若是有人叫他, 他回过头来说话的样子,又和过去分毫不差, 还是那么软。

下午是最后一场考试, 考完高中生涯便要结束了。

谢蕤开车来接时,看到许棠舟站在树荫下,百无赖聊地抠树皮。

那树生了虫子,外面看着还是好好的, 内里却已经被钻了个大洞,他来了兴致, 干脆将外层的树皮都扒了。

谢蕤让他上了车:“今天中午想吃什么?”

许棠舟问:“我们不回家?我爸说中午做饭等我的, 吃完饭我还想睡一觉。”

谢蕤目视前方专心开车:“不回。一会儿你在车上睡,我不吵你。你睡醒我正好送你。”

许棠舟就“嗯”了声,也不再做多余的问话了。

谢蕤对此也更不想多提。

不是她有意不让许棠舟回家吃饭, 而是许尉哪里还记得对儿子许诺过什么,早已酩酊大醉。谢蕤方才回到家中,只见到一地狼藉。

她带许棠舟去了一家高档餐厅,母子俩点了些清淡食物。

谢蕤说:“考试放轻松一点就行,考不上就算了,你没有必要给自己那么大压力。暑假我工作就带着你,你看看有没有什么想要学习的专业,成绩下来我就给你报个国外的学校。”

许棠舟说:“好。”

最近许棠舟都很乖。

好像检查报告出来那天哭得歇斯底里的人不是他一样。

他吵过、闹过,家里天翻地覆过,谢蕤发了狠,说他要是一意孤行就是逼她去死。

Loading...

文章未全部加载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关闭广告屏蔽】or【更换浏览器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baowen8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