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109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一开始叶鹤铭原本想去读文学,但最后还是选择了法律系。

他想知道那个男人究竟是怎样将他母亲害死的,但是叶鹤铭却犯了一个错误,他从来不曾真正的了解过他母亲。

他不知道他的母亲是怎样把别人家害的家破人亡的,他也不知道她母亲曾经破坏多多少的家庭, 手上又沾了多少血。

虞菡听完之后猛然听见叶鹤铭这么一问,她眼睛里已经聚集了怀疑:“叶学长,我看你和我丈夫并不是很熟悉,你母亲怎么会和他是故交?”

她装傻装得厉害,此时虞菡如果什么都不问才会让叶鹤铭真的起疑。

虞菡觉得自己现在简直是在刀尖上行走,稍有不慎也许就会跌入地狱。

叶鹤铭她其实并不算了解,所以她现在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而已。

谁知叶鹤铭只是轻轻一笑:“是我唐突了,时间不早,我送你回家吧。”

虞菡抬手挽了一下头发,她摇头,勉强微笑了一下,道:“不用了,我开了车过来。”

最后又看了一眼蔡晓蔓的照片,虞菡和叶鹤铭一起离开了公墓,去了停车场。

虞菡到停车场之后立马连蓝牙打了陆长渊的电话,车子从停车场驶出,虞菡一直皱着眉,陆长渊那边的电话久久不接,她只能反复拨打。

公墓在北城城郊,回去只有一条路,叶鹤铭也是独自开车过来的,所以他的车跟在虞菡的车后面。

其实他并不想借着虞菡去做什么事,当时为了让聂兰服从他才使用了那样的借口。

Loading...

文章未全部加载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关闭广告屏蔽】or【更换浏览器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baowen8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