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7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才方便把肉串起来。

每削完一根,他就要往旁边看了一眼,看风龙景拿着把刀在那把野猪身上的肉都切下来。

到后面他熟练了,三两下就能削出一根漂亮的树枝了,很快就把一小把树枝都削完了。

风龙景那边也弄得差不多了,便招招手把人招近了,丛云便抱着树枝过去了。

车夫负责把切好的肉串好,丛云便接到手里插到火堆旁去烤,这么分工很快就插了一圈在地上。

风龙景也没去争那些工作,刀一甩,刃上的血便被甩到了地上,他这才把刀收回了戒指里,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的衣服,刚刚没注意溅到了些血,他微微蹙起眉,掐了个手决,连同手上的血一同清理得干干净净了。

丛云看在眼里,抿着嘴无声笑了笑,被风龙景疑惑地看一眼后又迅速收回了目光,假装自己什么都没看见。

等风龙景转过身又去捣鼓什么,丛云便又小心地转过眼睛去,他对自己这个有雏鸟情节的“父亲”还是很感兴趣。

单看相貌,风龙景大约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,算上气质一类虚无缥缈的东西我可能还要更小一些,尽管丛云知道这个世界跟他生活的世界不一样,很多人只是看着年轻其实年龄已经三位数打底了——比如他自己,但这并不妨碍他面对风龙景时那点忍不住要蹦出来的怜惜。

他无父无母,是在孤儿院里长大的,在那里他是最大的一个,所有孩子都要叫他一声哥哥,他也自然地承担起了照顾比自己小的孩子的责任,许是这个缘故,他对比自己小的人总是有一种莫名的温和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baowen8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