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9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沈蕤见到静慈,自是万分欣喜,说了许多贴心话。他比静慈大了一轮,可以说是看着她长大的,对她的疼爱亦兄亦父,虽然不赞同她嫁给贺枫,却也不希望她嫁给郑梓渊。

对他而言,那郑、贺之流,不过一丘之貉,一样的乱臣贼子。

沈蕤的一席话说完,静慈无奈的长长叹息,低喃道:“皇兄,贺郎现在生死未明,我又如何想另嫁,可现在又哪里是我们能做的了主的。”便是沈蕤自己,到幽州不久也被迫娶了郑嵘的女儿立为新皇后。

“都是孤的错!”事到如今,沈蕤也因为当初的冲动之举,悔恨不已。

从前在邺城他虽被贺枫压制,别的大臣至少还不敢轻视他,此地则不同往矣,他与囚犯无异。若非郑皇后善解人意,他早已了此残生。

“皇兄别再自责了,事已至此,咱们为往后打算才是正理。”被迫逃离皇宫又失身于郑梓湙的经历,也让静慈彻底明白了权利的重要性,自然也理解了沈蕤为夺回皇权所做的一切努力。

“臣妹有些不明白他们为何费那么大力气把我绑来,霈儿就在另一辆马车上,但他们没有对他下手。”

“那是他们不知道霈儿在,贺枫只是打算把妳们母女送到洛京,以保妳们平安。”

静慈着实没想到这茬,同时也为沈蕤的消息灵通感到惊讶。

“是皇后告诉我的,她与她父兄不同,妳以后和她相处就知道了,”说了这话,沈蕤又接着上头的话道:“贺枫也有自知之明,预计此战胜算不大,想给妳们母女留条后路,只是他也没想到洛京早就有世家蠢蠢欲动,私底下已向郑嵘投诚了。”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baowen8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