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195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都封闭在自己心里的小混蛋,有一种永远养不熟的疏离感,不管能力有多强,面对情绪化的问题都只会用逃避解决。

甚至逃避到极致,可以用死来躲避精神问题。她是个直肠子,家里也没有懦夫,受不了这种温吞的性格。

“你就只有这副刀枪不入的德行?”她心里的火气终于压不住了,用力敲了一下桌子,“我不跟你打哑谜,我对你是个私生子、对你要住进来、对你长得像你妈、对你性格都不满意,但我们家没有不要你,你爸是个喜欢公事公办的人,但你应该爱他,为什么主动揭穿他?!”

程墨连是他发现的井道都敢说,就像当年坦白说出自己提出要去服务区一样。这到底是不会说谎,还是精神有问题,她也不知道。

程墨没抬头,也没说话。

“你会保你爸吗?”她问。

程墨还是没有立刻回答他,好一会才挤出一句:“我没有这个能力……”

“反正你也不大在乎我,我直说了,你是个灾星,你要是当年没在我们家,现在也轮不到你查这件事。”她抛下这句就站起来走了,顺手拨通了程栎的电话。

留下程墨呆坐片刻,也离开了咖啡厅,走出去好远才想起来打车。

陆远哲好久以后才打电话给他,他手边的辞职信都已经基本写完了。

他调整了一下情绪才按下接通键,接得有点慢,感觉陆远哲听到接通的一瞬间松了一口气。

“喂?程墨,你在哪?要不要一起回去休息一下,各种调查报告要等好一阵呢。”陆远哲尽可能压住了自己的担心,但他还是能听出来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baowen8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