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10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色,他踩着棉花糖一般的阶梯云层玩儿命般的逃窜。

身后一匹矫健凶猛的狼对他穷追不舍。出于求生的本能,薛延几乎是手脚并用,根本不敢停下脚步。

蓦地,他一脚踩空,整个人从云层的罅隙间猛地失重下坠。薛延吓得一身冷汗,喉咙却像是粘住一般发不出一点声音。

他忽然又感觉浑身一轻,脑袋顶的耳朵被人抓住了——

他竟然只是兔子。

薛延感觉自己仿佛被人揪着长长的兔耳朵,从半空捞了上来。对方鼻翼翕动,以犬科动物的姿态,嗅着他脖颈间的气味。

下一秒,后颈疼得仿佛被什么尖锐的利物撕咬一般。薛延艰难地侧过脸,眼前的画面差点没把他直接送走。

薛延是被疼醒的。

梦里的最后一个画面是,脑袋上长出了两只毛茸茸的灰色兽耳的裴越川,正抵着犬齿,啃咬着他的后颈。

醒来过后,后颈还是火烧火烤般的炽热疼痛。如果刚刚不是梦,薛延怀疑他的后颈基本已经血肉模糊没一块好肉了。

薛延爬下床,又忍不住回忆了一下昨晚的噩梦:裴越川是头狼!!!

而他竟然是个毫无还手之力的小白兔,这也太不科学了。

薛延对着洗漱池前面的镜子侧了侧身,发现他的下颌以下一大片过敏般的不正常潮红。病状从耳际一直蔓延到锁骨,看上去触目惊心。

*

帝都第一人民医院。

薛延从皮肤科出来,医生给的诊断建议是去ABO专科诊所挂号。他的类过敏症状是从后颈神经里网状扩散的,大概率跟腺体分化有关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baowen8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