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119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肉线条上,不动声色地咽下了下口水,毫不讲理:“孤A寡O,还不穿衣服,你的A德哪去了?是不是想挨骑?”

裴越川拉开易拉罐喝了口冰水,又随意在沙发上找了件短袖套上,一本正经道:“下次我注意。”

跃跃欲试的薛延咽了口闷气:“……”

不过裴越川散了味儿这事,放在平常绝对令郑亦凡大跌眼镜。裴顶A性冷淡多年,信息素从来都是藏得滴水不漏,一般不会轻易泄漏气味。

而Alpha的易感期是半年一次。算一算时间,他将近三月的时候刚关的禁闭室,这会儿都快九月底了,也该进入易感期了。

结果半夜的时候,薛延又跑过来爬他的床了。

如果说上回薛延还是晕晕乎乎的,这回估计就是神采奕奕了。

薛延轻车熟路进了Alpha的房间,直接掀开了薄被,一言不发地跨坐上去扯对方的短袖。

还是初秋的天气,不算很凉。裴越川睡眠浅,感受到腰腹上陡然的重量后,便醒了大半,眯着眼看身上的Omega。

“不睡觉跑来干嘛?”

Alpha的声音磁得撩人,带着刚醒的惺忪沙哑,听得薛延更心痒了。他伸手按着对方紧实漂亮的腹肌,不由分说地就俯身吻了下去。

裴越川算是彻底清醒了。半夜爬床的这个Omega跟采花大盗似的,还只穿了上衣和内裤,光溜溜着两条又白又滑的长腿,缠在他身上,摁着他亲得毫无章法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baowen8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