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75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皇后添堵了。 邹女官几乎已经放弃了让杨皇后私下言语谨慎这件事。 于是直接扯开话题:“娘娘,明日是皇子们给您请安的日子。” 皇子们寅时三刻起来读书,是没有早膳吃的,顶多塞两块点心垫一垫。直到晨起背完了书,卯时三刻才能坐下来正经用饭,然后继续读书。每三天还会在早膳后加一个任务,就是给嫡母请安。 杨皇后笑了:“也好,本宫也有两日未见承儿了。” 说完就拍拍黛玉的手,温和道:“明日你一早过来陪本宫用膳,然后在后头内室待一会儿——皇子们功课忙得很,不一会儿就走了。等他们去念书,本宫就带着你去看戏。你家是南边的,大约喜欢昆腔是不是,本宫是西北长大的,倒是习惯听北边的戈阳腔。” 根本不需要黛玉接话,杨皇后就能自己滔滔不绝地说下去:“没事,夏天天长,咱们都预备上,好好看一日戏。到了后日吴太医给你诊脉后就,本宫就送你出去。不是本宫不爱留你,只是这宫里面难站,你多待两天,不知道她们要生出多少事来。” 黛玉想起葛嬷嬷的话,心里不由一酸,看着杨皇后温和的神色,应了声是。 虽说宫里主子们的事儿是不能乱说的,但黛玉既然要隔两个月进一次宫,葛嬷嬷多少还是透露了些宫里的要点,尤其是妃嫔的站队纷争。免得黛玉两眼一抹黑被人套进去。 黛玉从葛嬷嬷点到为止的话中,也听出了杨皇后处境的尴尬为难。 偏生杨皇后又是这样好的人,对她又关照。 黛玉应下来,心里自然也更加拿定主意,在宫里绝对要谨言慎行,不多说一句话多走一步路,免得给杨皇后添麻烦。 然而次日清晨,黛玉就发现,不需要自己给杨皇后添麻烦,杨皇后本身就有数不清的麻烦。 -- 用过早膳,静素亲自陪着黛玉坐在内室。 杨皇后的内室布置的并不奢靡,一张灵芝纹紫檀木的拔步床,挂着明黄色流云葫芦图纹的罗帐。 地上的紫铜七层莲花台的香鼎中燃着淡淡的薄荷香。 一应陈设也都是家常之,案上一个甜白瓷的瓶里斜插着两只荷花,一看就是杨皇后自己插得——宫女估计不敢这样随手一插,让两朵花挤在一起。 倒是颇为温馨。 屋子正中摆着一面绣架,上面是绣了一半的寿星送福图。静素笑道:“林姑娘,过了中秋就是太后娘娘的生辰,我们娘娘便想着敬献一幅绣屏。” 过了中秋,黛玉想了想,那也没两个月了,可这幅寿星图才堪堪绣了一半,只怕会来不及。 静素含笑:“娘娘是西北长大,女红上原就不怎么擅长,自然慢些。所以平日奴婢们也会帮娘娘绣绣边角。” 然后请黛玉坐下来:“姑娘也试试?” 黛玉一怔:这种事应该属于凤仪宫的隐秘吧,送给皇太后的手绣有人代劳,传出去皇后娘娘要如何在太后跟前立足? 静素见她神色,就知道她想到了。 “林姑娘,无妨的。皇太后对我们娘娘格外宽和。上回娘娘已经在太后跟前提过,说自己手慢,送给太后娘娘的绣屏自然也不能赶工应付,于是便专心致志绣寿星公和福字,旁的祥云瑞草的点缀,就叫人代劳了。往日大公主偶尔过来,也会绣两针。” 黛玉了然。 皇后已经在太后娘娘跟前提前打下了前站,若贵妃明妃去太后娘娘跟前告状,反而会让太后觉得她们心思不正,眼睛里光盯着皇后的错处。 皇太后自己也是正宫,看这些天天想着挑事的妃嫔怎么会有好感。 黛玉一瞬便想通了,于是坐下来,帮忙绣一芽草叶。 静素望着黛玉的侧脸:要是皇上的意思定了,真让林姑娘嫁给四皇子,皇后娘娘有了这么聪明的一个儿媳妇,面对贵妃明妃肯定会省心许多。 但要是这样的姑娘做了侧室,连静素都觉得可惜。 罢了,雷霆雨露皆是君恩,都是命。 正如皇后娘娘当年,奉旨入京做循王妃,也根本没想到正位中宫的这一天。 -- 凤仪宫正殿一片衣香鬓影,掩映霏微。 杨皇后坐在上头看妃嫔们照旧彼此唇枪舌战两句后,便道:“行了时辰差不多就散了吧。巳时畅春园开戏。” 意思是,现在都省省口舌吧,今天听一天戏,坐在下面有的是时间打嘴仗。 听皇后开口了,下面刚刚被讽刺衣裳过时,尚且没来得及反驳的马贵人也只得咽下想好的还击,连忙随着众人一起起身告退。 众妃嫔齐声告退后,忽然觉得少点什么。 再一看,可不是少点什么吗,贵妃明妃两个根本没有起来,稳坐钓鱼台,看起来根本不准备告退。 一时间凤仪宫内便僵住了。 贵妃明妃派系的妃嫔,不知道此时走了会不会惹恼两妃,而皇后派系的则是怕她们都走了,皇后孤掌难鸣,一会儿跟两妃说起话来都没个帮腔的。 于是两位坐着的,十数位站着的妃嫔,就这样诡异的僵在了凤仪宫正殿。 杨皇后倒不是多惊讶。 这么多年来,这两位什么手段她没见过。所以直接问道:“你们怎么还不走?” 贵妃年轻的时候是明艳的美人,如今年岁渐长,就显得眉目凌厉起来,不如明妃温柔可亲。 此时她凤眼微挑:“皇后娘娘,一会儿皇子们来请安,臣妾想留下见见儿子。” 杨皇后摆手:“皇子们每七日往母妃处请安,那时候再见吧。” 明妃温温柔柔:“娘娘,如今暑热,皇子们读书又辛苦,听说多少都有些上火的症候,皇上这几日都叫了太医轮番去看着。臣妾这做亲娘的心里,实在是焦的很,还请皇后娘娘容臣妾们这一回,就当看在臣妾们这做娘的苦心上吧。” 这话杨皇后听着就刺耳。 明妃这话看着放低了身段,比贵妃直愣愣的话要恭敬。但口口声声亲娘苦心的,在杨皇后这里,可谓十分扎心。 于是杨皇后立刻道:“夏天暑热,冬天苦寒,春秋干燥,哪个季节没有难熬处?要明妃真放心不下,就去请圣旨住到文德宫去一年四季照顾着不好?这七日一见生母的规矩,是老祖宗的规矩,本宫没这个本事违背祖制,只为体谅你的‘苦心’。” 贵妃明妃还没来得及说话,只听康嫔已经迅速抢答:“娘娘,臣妾宫里还有事,臣妾就先走了。” 她是三皇子生母,三皇子又体弱多病,明明是最有理由留下的一个。于是此刻她这一走,贵妃明妃脸上就有点不好看。 这个胆小鬼! 无非是知道自己儿子登基无望,所以见事就躲,只知道关起门来过自己的日子! 皇后一摆手,康嫔走的比兔子还快,一点看不出平时弱柳扶风走两步就累的形容。 其余嫔妃也才大梦初醒一样,各自“有事”离去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baowen8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