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203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-10 22:35:5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:33052867、千山 1个;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第98章 金锞子

腊月二十五起, 宫中便全然是过年的热闹。 因今年是册立太子的一年,皇上便嘱咐年节下务必热闹喜庆些。周贵妃和庄妃特与黛玉商议过,将库房里往年积压的一批缎子绫罗发出去。 这些娇嫩的绸缎, 做成衣裳, 宫女穿着不合规矩不说,劳作起来也很快就会损毁。要分发给宫嫔, 偏又是数年过去花色早已不时兴的一些旧物, 给谁都像是欺负谁。 于是几人便索性将有眼力的大丫鬟们都放出来, 去拣选些陈旧或是稍有破损的绫锦纱罗叠成干旄旌幢, 再命些巧手的宫人用彩线或者草绳编成轿马, 系在花木上。果然满宫里绣带飘颻,花枝招展 皇上走到哪里看着都满目华彩,格外舒心, 深觉在他英明领导下国泰民安百业昌盛。 因而又道太后娘娘辛苦,太子妃也勤谨,年节下要见人赏赐的多,于是命内务府给太后宫中抬去四小筐各色金锞子用以赏赐,黛玉这里打个对折,也有两小筐。 辛泓承回重华宫时, 黛玉正好刚领了赏赐, 与亲自来送赏的秦公公说话。 秦戊眼睛尖,连忙行礼:“太子万安。” 辛泓承顺手就从筐里抓了一把金锞子给他, 秦戊笑得见眉不见眼:“哎哟奴才真是走运,方才太子妃娘娘已然赏过了, 今日领了双份子呢。” 黛玉披着大红羽纱面白狐狸里的鹤氅,含笑道:“年节下,公公伺候父皇也辛苦, 拿个双份子才公道。” 辛泓承见她头上的雪帽顶落了一片枯叶,身后跟着的宫人身高不足,想必是没看着,就伸手替她摘了下来。 秦戊都瞧在眼里,便更明白些:金银赏赐,外头的体面在天家算什么呢,譬如皇上按着位份让给各宫送赏,实则连许多妃嫔是谁都未必认得了。 非得这样日常的举动才瞧出体贴心意来,当年皇上也就待孝义皇后一人如此。 -- 等秦戊告退了,黛玉才疑惑道:“这才晌午,你怎么得空回来?” 辛泓承笑了笑:“再忙也不能住在部里。何况从二十八起宫里就要日日摆宴,你更没空了。今日我看没什么大事,就告了假出来陪你一天,你要想出宫逛逛去也成。” 两人携手进屋,黛玉就叫小太监们将两筐各色金裸子抬进来,直接倒在地上,让白毛墨染带了宫女们按着样子和重量分出来。 辛泓承在暖阁里坐下后,正巧也能看着外面黄澄澄一片,不由转头低声对黛玉道:“父皇这是发达了呀,现在给人金子都用筐,再不是刚登基的时候,为几十万银子急的团团转,到头来还弄了臣子家的钱去使,恨不得把龙袍都当了。” 黛玉忍不住伸手在他腰上掐了一把:“这样编排父皇的话你也敢浑说?我原以为我就是个会取笑,敢取笑人的了。如今见了你,倒成了日日忙着堵人嘴的操心人。” 辛泓承“哎哟”一声躲开:“这不是咱们说笑吗。” 黛玉就捂耳朵:“谁跟你说笑,这样大不敬的话,我没听见,你自己挨秦公公的拂尘没个够,可别拉上我。” 两个人笑闹了一会儿。 外间几个宫女偶尔听见里间主子们的笑语,也都抬起头来相视露出姨母笑。她们原是两边不同主子的人,白毛等人是宫里服侍久了的,按说更有体面些。只是辛泓承素来将宫女一概不管,都交给黛玉。 人的情分有远近高低,墨染小萝陪了黛玉几年,自然更亲近些。不过在宫里的人事规矩上,又不如白毛红掌几个。 于是两边互相存了礼让请教,这半年来倒是彼此和睦,又因来路不同而彼此监督,才能将重华宫看的牢牢的。 -- 辛泓承随手翻着摆在梨花小桌上的年节礼单,问着黛玉想不想出宫回荣国府看看。黛玉想了想摇头。这个月太后为了宽解她还曾请了贾敏入宫来,甚至破例留了午膳才让人去,这回再特意出宫看,倒像是太后娘娘恩典不到似的。 辛泓承知道黛玉心细,凡事想得多些,见她不肯出宫去便也很快也转过弯来:“那就年后去,正月里也热闹,正好去给她老人家拜年。” 一时墨染等人分完了金锞子,来向黛玉回明:“共一千八百七十六个,其中有梅花式的,海棠式的,也有笔锭如意、八宝联春、状元及第几个常见样式的。奴婢瞧着,那梅花式的最精巧,成色也最好。” 黛玉点头:“既然是年节下,你们又辛苦分了一程子,便一人自取两个吧。” 辛泓承因道:“这是你第一年在宫里过年,少不得许多人要来拜见。这些看着多,其实散散也就没了。我记得母后在的时候,头一年分出去足足两三千个,且金银锞子都得备下些。你这里不够使,我叫人从外头给你关一批来用。” 各府上诰命带了姑娘亦或是宗亲带了小孩子们进宫,表礼里宫缎、尺头并荷包里装着的金锞子都是最寻常不可少的礼。 黛玉莞尔:“内务府也有送来的份例,加上我前两个月自己就预备下的,原也够了,父皇送来这些更是有备无患,便是今年多出些人来也不怕了。” “自己预备的?”辛泓承原本靠在一只滟红色的软茸枕上,听了这话坐起来问:“你难道用自己的嫁妆私房钱贴补的?那可不成,你用了多少我给你补上。” 黛玉戳戳他:“你倚着吧,又一惊一乍的。”然后闲闲道:“我又不是卖田卖地的,只是嫁妆里庄子铺子的产出,这难道不是给人用的?银子累成山放在那里有什么趣。宫中开销大,月例银子不够用的,各宫娘娘多少从外头得些补贴也是常事。” 就像在荣国府时,邢夫人的月例二十两,王熙凤的月例十两,谁指着这个银子过日子,肯定是紧巴巴的。 辛泓承仍不肯算了,只要个数目出来:“身为男人连养家都不能了,还提什么治国平天下。” 黛玉哼了一声:“很不必,如今这重华宫上下用的都是太子的份例已经够了,你若去格外弄钱,捅到父皇那里去,才是不好。” 两个人正说着,只见红掌一脸郁闷的神情进来回禀:“娘娘,慎郡王妃来了。” 辛泓承就皱眉:“她来做什么?满宫里又没人待见她,偏要到处跑。” 红掌忍不住嘀咕了一声:“肯定是听说皇上赏了咱们娘娘金锞子,又来讨要来了。” 辛泓承眉目就一冷:“什么叫‘又’?” 红掌到底摸不准黛玉的心思,低头不敢说话。小萝正巧也进来,与墨染等人手里各抱着两匣子分好的金锞子,听了这话就忙道:“回太子爷,上回太后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baowen8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