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215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娘娘跟世人不同,偏爱看这些,怎么不瞧瞧这两位打扮也截然不同?一个金碧辉煌,一个就是家常罢了。到底二姑娘嫁过去的卢家,照着镇国公府别说差出去好几条街,这根本是差出去好几个省!外头人谁不夸三姑娘有福气,嫁了镇国公府的嫡幼子。” 黛玉一叹:“都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。千金万银的戴在身上,若不是金冠,而是个金枷锁也都是枉费。倒不如茅檐草舍下的夫妻知心。” 小萝拍手笑:“所以娘娘最有福气,金冠和知心都全了的。”周眀薇还不及笑,就见小萝忽然调转头:“还有周太医姐姐,到底哪时才嫁进建安伯府?我们还等着吃一杯赏酒呢。” 周眀薇一愣,然后指了她笑道:“就你的嘴快,你不怕我哪天给你配一幅药,叫你说不出话来。” 小萝躲在高几上的玻璃花瓶后笑道:“我知道周太医悬壶济世,一身医术只救人,再不害人的。” 墨染就来拖她:“周太医,你快拧她。” 周眀薇原就不会为了这些事害羞,跟小萝墨染也非常熟络,于是只道:“我若是出嫁的早了,还怕你的礼金攒不够数目!从今日起,你的月钱一分都别花,各处得的赏钱也都留着,来日给我添压箱底的钱!” 小萝墨染是见黛玉躺了大半日,一直懒懒的,正好周眀薇来了高兴,就越发要热闹起来。 于是小萝只噘着嘴道:“周太医也忒能算了些,您的箱子里金元宝只怕都装不下。如今您记名在荣国府大太太名下,府里自然出一份嫁妆,更不用说史太君老人家早说了许多遍,你和鸳鸯都是她亲孙女一样,到时候自然有体己里的添妆。再者您还多出宫里的两份——我们娘娘不用再说自然是一份好的,因杨家做了保山,更有元慧仙师那里给您添妆的一份呢。这些还不够?如今居然连我们这些宫女的钱都算上,也不怕箱子太多,建安伯府搁不下?” -- 五月初,杨家现任族长,杨皇后的嫡亲兄长因公职入京。 皇上面对这位镇守西北的大将,言辞恳切卑微的请见,也不好阻拦。又有辛泓承在一旁帮着说话,也就允了杨老夫人和杨将军见杨皇后。 经过一年的休养,杨皇后虽然还不能康复如初,但已经可以自己慢慢扶着桌子行走了。 母女兄妹都是时隔十余年再见,自然是洒泪叙别。 因出了后宫,自己也想开了杨皇后气色仪态倒都很好,让母亲兄长放心了些。 杨将军是男子不好多进宫,但杨老夫人是诰命夫人,进宫极便宜。太后也连着几日召她入宫,极为体贴的给了个理由,说是自己想要听一听西北的风土人情。实则就是请杨老夫人进宫来多见见杨皇后。 正巧有一回碰上周眀薇来给杨皇后请平安脉,杨皇后就连忙将此事托付。 她退居尚景宫后,黛玉按着她的要求不能日日来请安。但两人虽见得少了,说的话却更知心了:杨皇后本就是不爱拘束的性子,再脱了皇家婆媳这层桎梏,与黛玉是看似远实则近。 诸如甄然等伤感之事,黛玉都曾在杨皇后这里哭过诉过,无所不谈。周眀薇这件事也算是黛玉的一件心病,自然也曾跟杨皇后说起过。 杨皇后就记在心里,自己虽出不去宫,但娘家来了人便郑重托付了出去。 甚至提起自己中毒的事儿:“娘好歹上心,去年若没有这个孩子,我未必能逃出命来!” 杨老夫人听了这事立刻应下来:“你父亲跟建安伯府老太爷和几位爷当年也是同袍,自然是说得上话的。” 然后风风火火做媒去了。 范老夫人此人,因痛失了夫君和儿子们,所以一直生活在过去。具体表现在,只认旧人不认新贵。 这个新贵的范围,可不只是周眀薇这种自己闯出来的女子或者新进的官员,更包括太子爷和太子妃,甚至是宣合帝本人在老夫人心里都是‘新贵’。 在范老夫人看来,这些都是年轻人。自己不同意的事儿,哪怕皇上和太子以皇权相压,强行指婚也不能够!大不了她就破着没脸去宫门口哭闹一场,横竖范家人都为国死绝了她怕什么,皇家总不能杀她的头。 横竖她决不容忍有人按着她的头,越过她给范家唯一的男儿指婚。 正因如此,范云义虽然劝不服自己的祖母,也从未想过让辛泓承端着太子的架子出面压一压,免得闹得无可挽回。 但此时杨老夫人出面又不一样了。 范老夫人见了她就忍不住老泪纵横:杨家枝繁叶茂如今已经是西北第一大族,若是范家男人都还在,如今也未见的输给什么杨家钟家的。 感情一到,场子一热,就好说话了。 何况周眀薇除了出身,并没有半点不好。就算是出身差些,但她跟太子妃相交莫逆也可抵得过许多了。 更重要的是,范老夫人也从这半年孙子给自己传回的书信中,体会到了孙子不可逆转的心意。 祖母不让他娶周眀薇,他不会闹着违背,但旁人他也绝不肯娶。 范老夫人逼急了,范云义还从贾宝玉的作为中受到了启发,熬夜抄了一本经书给范老夫人寄回去,表示自己最近公务繁忙不说,回到府邸还是冷茶冷灶,没有知冷知热的人,颇觉人生无趣荒凉,觉得佛门更加清净,令他心向往之。 范老夫人果然急的两晚上睡不着:范家这根独苗要是出家去了,范家断了传承,她真是都不敢死了去见自己的夫君! 如今又有杨老夫人这样一个有身份的媒人给搭好了梯子,范老夫人也就顺着下来。 赶着杨老夫人还在京中,两日后就往荣国府提亲去了。 邢夫人也乐得两天晚上没睡着:周眀薇可是记在她名下,嫁的好了对她也有益处。 宫中皇上听闻了此事,还亲笔手书,给两家写了一张“天作之合”。更有太子亲自登门送上御笔,给足了范家颜面。范老夫人也觉得脸上有光。 太上皇年老喜欢听热闹的事儿,听闻此事也欢喜:“从前范家小子年幼,府上的爵位担不起,就一直虚悬着,如今他都是定亲的人了,就将爵位也一并封了吧。” 辛泓承正好在跟前,立刻结结实实跪了:“谢皇爷爷恩典。” 太上皇指了他笑道:“你倒是跪的快,可见你们打小一起念书,终是与旁人不同的情分。” 这话说完,又想起自己从前误会两人是过从亲密的“断袖”情谊,不由大笑。更将此事当笑话讲给太后和皇上。 辛泓承牺牲自己,娱乐大家后,趁着太上皇心情好,连忙提出疑问:“建安伯府的爵位原就是降等袭爵,不知皇爷爷要赏他个什么爵位?” 本朝少有世袭罔替的爵位,都是一代代降下去。甚至这爵位缩水的还很严重,比如贾代善的荣国公,到了贾赦就三级跳,缩成了一等将军。 太上皇扫了他一眼: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baowen8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