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89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后,双手便缩入了袖中。

黎相忆急切道:“姑娘,他已经答应你了,请告知我们如何压制煞蛊。”

桑酒正在看骆子节,闻声不情愿地转了过来,“宗主是我们的神,他养的煞蛊最毒,想解煞蛊只有两种办法,一是杀了他,二是找蛊王。煞蛊属阴,你这面相看着就阳气不足,它在你体内只会更厉害。”说着,她从袖子里拿出一个赤色小瓷瓶,“给,火冥丹,能让你发热的东西,里头有鬼草,煞蛊吃了之后便会安静,天黑时吃,不过吃多了会损害五脏六腑。”

“谢谢你。”黎相忆十分珍视地从她手中接过瓷瓶,跟捧宝贝似的,“这药最多吃几颗?”

桑酒想了想道:“连着吃不得超过五天,超了神仙也难救。”

“嗯。”她紧紧抓住瓷瓶。有办法总比没有强。

“快走快走,你再答应我一件事。”桑酒强拉骆子节走出屋,声音轻快。

*

当晚。

骆应逑吃下桑酒给的药后毫无反应,黎相忆愈发坐立不安,一刻也没敢移开视线,生怕她稍不注意,他人没了。

“你感觉怎么样?”她时不时便会用手背试他的额头,盯着他自言自语道:“热不热?难受么?好像不怎么热,那位姑娘会不会给错了?”

“有一点热,还行。”骆应逑看着她紧张兮兮的模样轻笑,抱起她放到床榻内侧,他侧过身,拿左手撑着自己的脸,“不必担心随时会发疯的滋味,今晚让我尝到了。”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baowen8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