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22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效。

他和封茹在车里沉默。许久,江鹤一才回过神来似的,声线略微沙哑地对封茹说了声谢谢。

封茹摇了摇头,下车后又折回来,问江鹤一:“如果蕴星好一点了,你能让他给我回个电话吗?我好想他,也好担心他。”

江鹤一和封茹不同。

他不想想江蕴星,也不想担心江蕴星。因为想念和在意对江鹤一来说,不是什么好的、有意义的东西,所以江鹤一一点都不希望拥有。

这些日子他刻意忽略江蕴星的状态,偶然的在意也被江鹤一亲手抹杀。事实上这样的冷酷江鹤一一直都在坚持。因为他自知不是好人,也坚信只要他对江蕴星够坏,总有一天,江蕴星会放下对他所谓的爱,回去做豪阔无忧、高高在上的江家继承人。

爱对江鹤一来说,是最虚无、最廉价的东西。一如江维明曾给予纪敏姿的欺骗与伤害。

江鹤一想,他永远不需要这样的有害品。

但心口还是因封茹的话,以及袒露眼前的残忍痕迹撕出裂缝。夏夜的晚风从四面八方涌来,灌得江鹤一原本应当古井无波的脏器酸涩刺痛,饱满又空荡。好似他正罹患一种不知名的病症,抑或是遭受着某类酷刑。

江蕴星双手发颤都要把衣服拉好,掩住那些已经被江鹤一知道的伤痕之后,还是将脸贴在江鹤一温热的胸口。

房里的空调温度是二十七摄氏度,江蕴星却仿似置身寒冬一般手脚冰凉。眼泪随脸颊弄湿了江鹤一胸口的轻薄衣料,他还要忍住呜咽,自以为能隐瞒似的,垂着头小声重复着“对不起”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baowen8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