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2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何苦用这般粗劣的手段。”

宗人令沉默。

说的像前些日子让小太监砍了一天牢门的不是您一样。

“你没说全,丞相醉后失态掀了两桌宴席,还骂本宫不知廉耻,不守信义。”踢到了非宝刀不断的寒铁上,赵意晚疼的泪眼朦胧。

瞧长公主眼中带泪,再无赖不要脸也是个娇娇俏俏的女郎,宗人令莫名心软了一瞬,正要让狱卒请太医时,却见赵意晚抹了把眼泪:“宗人令可能不知,是本宫让他在宴席上公开求亲的。”

宗人令:……

看什么太医疼死她算了。

想来想去觉得不得劲儿又道:“长公主曾让骠骑大将军演练兵法给您看,一边答应骠骑大将军去求赐婚圣旨,一边让先帝拒绝。”

赵意晚抬头:“呀~宗人令怎知如此秘闻。”

“长公主进宫让先帝拒绝赐婚时,老臣就在屏风后。”因长公主进来的急,他不愿与她碰面只得先躲起来,却没想会听到那般不堪入耳狼心狗肺的话。

被人戳破如此不要脸的作态长公主也不恼,只有一搭没一搭的揉着绣花鞋,看起来没心没肺极了。

“状元郎十二岁入公主府,十五岁那年下场却被长公主强势阻拦,说是状元郎生的好看硬要将人留在府中多看几年。”宗人令越说越来气:“彼时状元郎已是才华横溢,待金榜题名便是我朝栋梁,效力朝廷造福百姓,却被逼陪长公主饮酒作乐生生蹉跎了三年!”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baowen8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