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60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深。

这几样药材都极为耐水,泡过之后虽然已经没了药性,但根本不用每日清理。

“她是如何受的伤。”

提到这个小太监就来气,遂气呼呼道:“殿下是被狗皇帝废了武功后伤了心脉。”

伤了心脉?

贺清风眯起眸子:“没受过其他的伤?或是中过毒。”

小太监摇头:“殿下没有受过其他伤,也没有中毒。”

太子藏在宽袖底下的手握成了拳头。

那里头有几样药材只具有解毒功效!

“发作起来会如何?”

林鹊眸色暗了暗,低沉道:“发作起来很疼,殿下每次都疼的死去活来。”

“对了,就跟溱太子一样,说晕就晕。”

贺清风闭上眼强压下心中的惊涛骇浪,整个人犹如被重重一击,显得有些木然。

一样的针法,一样的用药,武功被废后伤了心脉,疼的死去活来说晕就晕,就连治疗需要的时间也相差不大。

这种种迹象都与他像极了。

确切的说是与他体内的鸳鸯血像极了!

鸳鸯血需深厚的内力压制。

一旦失去控制,便会立刻侵入身体,症状与伤了心脉别无二致。

发作起来像是用刀在剜心一般的疼。

但凡血肉之躯,坚持不了多久就会昏厥。

贺清风转身往药房走。

步伐急切慌乱,他迫切的需要求证。

鸳鸯血世间本不常见,且是出于南国,在缙国使用的可能性微乎其微。

况且世上哪有那么巧合的事,他中了鸳鸯血,她也中了鸳鸯血!

贺清风到药房时,神道子已不见踪影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baowen8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