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2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红,都像被无良商贩刻意稀释了的果汁,淡了几分。衬得本就如细瓷的皮肤,透出几分病态的惨白。

洛橙拢了拢身上那件浅茶色的长款开司米大衣,蠕了蠕唇,勉强自己弯了下唇角,“没事。”

“多穿点,”晏怀的视线,在洛橙大衣下面伶仃的脚踝上落了一瞬,又抬睫,像看着个爱美又不愿多穿衣服的小妹妹,温声笑劝,“虽然春天,就快来了。”

检查室里。

洛橙解了开司米外套,搭在金属衣帽架间。

“要我帮忙吗?”晏怀看着她高跟鞋下,铅笔粗细的三寸细跟,估测着仪器离地面的高度,绅士开口。

“谢谢,不用。”洛橙笑摇了摇头,虚坐到检查台边,弯身垂手,去解高跟鞋。

女孩儿背对着他,腰如束帛,发梢微卷的及腰长发,随着弯身的动作柔顺垂落。

低饱和度的深橙红软绸开背礼服裙,露出后肩背大片裸露的皮肤。

左肩蝴蝶骨那儿,有一块类似蝴蝶残翅的胎记。又因为当年那场意外,周遭多了些褪不干净的,浅淡又细密的伤疤。像是随时准备困守撕扯那只蝴蝶的带刺藤蔓。

晏怀下意识地微歪了下脑袋,唇角扯出一瞬柔和又机械的弧度。

原来,基于完美之上的残缺,漂亮得叫人如此心惊。

不知道那对残翅补足了,会是怎样一幅光景。

那些细密的藤蔓上,合该再生几朵像她一样的蔷薇。

听说,在离骨最近的皮肉上作画,才最教人记忆深刻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baowen8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