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26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但其实他知道。

那时司涂离开半年, 他哥侯向阳为了工作抛下自己妈和侯野妈的法国行,没办法,只能侯野顶上。

他也没有想到自己和司涂竟然这么有缘, 总是能遇到她危险难堪的时刻。

司涂坐在喷泉广场边给人画画谋生,脸上灰败毫无生机。那个老外拿了画不给钱,司涂也没说什么,安静地坐回椅子上等下一个客人。

老外以为她怕自己, 看她又漂亮,就生了别的心思,纠缠着司涂要和他去喝一杯,司涂不理会,他就赶走上门的客人。

眼看生意无望,司涂收拾东西要走,老外拽着她,竟然对别人说这是卷了他钱偷跑的妻子,要带她回家。

司涂终于慌乱,她挣扎着想要甩开男人的钳制,却根本抵不过他的力道。

侯野忍无可忍,一脚将一米九的老外踹进喷泉池里,一脚不够,他还想再踹,司涂拉住他,抱起自己的东西逃走了。

跑了十分钟,侯野用力甩开她。

司涂被甩的转过身。

“跑什么啊!那种垃圾就该打到跪地求饶才会反省!”

司涂:“这是国外,万一把警察引来扣下你,你回国都难。”

侯野却不以为意,“我看他们敢不敢扣下我!”

司涂一怔,才反应过来,自己在外小心多了,都忘了侯野是什么人了,还真没有几个能扣下他的。

对于她的不告而别,当时的侯野比路时还要怨恨,现在面对她当然也就哪里疼怼哪里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baowen8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