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34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好气道。然后他毫不客气的将兔子的腿给拉开,冷笑一声:“哈,果然是只公兔子。”难怪那么好色。

沈玉卿一脸忧心道:“婉婉,这个季节正是兔子发情之时,若是找不到母兔,恐怕会对它的身子有所损伤。”“什么?真的吗?”容婉将信将疑。

沈玉卿话一出口,韩琛就明白他的意图了。他在心里冷哼,平时一副端方君子模样,暗地里倒是一肚子坏水。但沈玉卿的做法正和他意,因而韩琛配合道:“没错,为了他好,还是将他阉了最好。”

容婉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眸,但她看沈玉卿和韩琛都是一脸严肃的模样,她怎么可能还质疑他们吗?实则容婉暗地里都快要笑疯了,哈哈哈,魔尊要被阉了。

虽然是只兔子,但她想这经历恐怕让他想忘也忘不了。面上容婉一脸不舍和担心,摸了摸兔子的头柔声道:“兔兔,你放心,很快就好了,为了你的身体,你只能先忍忍了,我去给你找灵果灵草吃,好吗?”

尽管兔子听不懂,但容婉还是将疼惜呵护的姿态做了个十足。然而,战冽自从听见那两个男人的话之后,心里就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果然,他没有想到这两个男人居然如此恶心,实在是太恶毒了。容婉单纯,但他可不好糊弄,他们就是故意的。无奈他是一只兔子口不能言,不能够让容婉知晓她们两的险恶用心。

战冽毛都炸起来了,他不要被阉掉,更何况是落到这两个男人的手里。先前被韩琛强制拉开腿看性别,对于战冽来说都是奇耻大辱了,他已经想好了在回归之后弄死韩琛的一百零八种方法。然而战冽没有想到,前方还有更加艰难的事情在等着他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baowen8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