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113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骨,眼角余光不经意瞥到前面那位六十多岁的考生,见他面颊通红,挝耳挠腮,着急的在草稿纸上写了改,改了写,却怎么也写不对。

不止是那位老人,有好几位考生在草稿画了又画,左看右看,急的满头大汗,找不出答案,显然被那算术题难住了。

交卷时间一到,即便还有题目没做完,也只能交卷。交了卷之后,一群考生唉声连连,全都嚷嚷怎么考那么多算学题,他们根本没怎么学算学,这回完了。

宋存挺替他们惋惜,以前的乡试算学题量并不大,上回乡试没有哪个省考算学,很多秀才把大多精力用在了四书五经上,就算学了算学,也是囫囵吞枣,根本没弄明白。

就是国子监很多学生也是如此,没成想这回竟然连着考了三道算学,可不就在这上面栽了跟头。当然朝廷也不会无缘无故的考算学,想来是需要这么方面的官员?

第三场考的策论,五道题,策论相对来说难度较大,考的基本上都是对时事政治的见解。

第一道题就是“胡杨外重内轻,西元外轻内重各有得论。”这道题考的是对权力的分配,问考生本朝该以哪种国策治国,该以哪种国策治国,其实皇帝大臣们心里比谁都清楚,却还是选择出这种题目。

想来是想看看学生们都是怎么想的。

宋存叹息,题目考的比较敏感,也是一道需要谨慎答题的题。乡试就考的这么激进,可想而知会试、殿试又该如何难考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baowen8.com

(>人<;)